图片展示
搜索

六朝陵墓石刻的保护和利用

作者:dawnadmin 浏览:162101 发表时间:2009-11-25 00:00:00 来源:丹阳图书馆

镇江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丹阳是江南文化古城。六朝时期,这里形成了以帝王之乡、侨民中心、军事重镇、运河枢纽和文化奇葩为特质的地域——京口云阳文化带,谱写了镇江历史文化的辉煌篇章,赢得国内外专家、学者的交口称赞:六朝文化是镇江历史文化的颠峰。


    六朝陵墓石刻是名城镇江六朝文化宝库中的瑰宝。文献及考古资料证实丹阳是南朝齐梁帝王的故里。“树高千丈,落叶归根”,齐梁皇帝死后大都归葬丹阳。目前已知墓主的陵墓有:齐宣帝萧承之永安陵、齐高帝萧道成泰安陵、齐武帝萧赜景安陵、齐景帝萧道生修安陵、齐明帝萧鸾兴安陵、梁文帝萧顺之建陵、梁武帝萧衍修陵和梁简文帝萧纲庄陵八座。此外,建山金王陈村、胡桥吴家村两处失名帝陵,建山烂石弄和埤城水经山村附近的失名王墓,各葬何人虽待进一步考证,但从两处帝陵考古发掘资料和两座王墓前石刻艺术风格来考证,这四座帝王陵墓都是南齐时陵墓。丹阳的十二座南朝齐梁帝王陵墓,除胡桥吴家村失名帝陵和齐高帝泰安陵外,其他十座帝王陵墓都遗存有石刻,加上陵区入口处标志陵口石刻,丹阳境内现共存有南朝陵墓石刻十一处26件。它们是陵墓华表(亦称神道柱)、石建筑基础、石龟趺各一对和20件石兽。石兽均有双翼,有角兽置于帝陵前,独角的称麒麟;双角的称天禄。无角兽称辟邪,置于王墓前。石兽体量大的,长、高均有4米,重30余吨;体量小的,重约4吨,都是以整块巨石粗雕成型后,运至陵前加工后设置。麒麟、天禄成对设置,动势对称。造型均作昂首、突胸、张口,守护在帝陵前,颌下长须垂卷于胸标,完整的石兽都有垂地长尾,并因势造型,富于变化。神奇的曲线,流畅有力,造就石兽活泼的体形,多姿的形态。石兽,有的作迈步状,有的像在疾走。肩负双翼,纹饰多变。为表现石兽的凶猛,在石兽一前足爪下攫一小兽。所攫小兽有的雕成被撕扯状,相当生动。综观全部南朝陵墓石兽,有无角和垂须是区别帝陵和王墓的重要特征。南朝陵墓石刻继承了汉代圆雕、浮雕和线雕综合运用的手法,但表现出由粗简古朴向精湛秀美发展的转变。气韵生动、形神兼备、汇通百家,它们身上体现出的南方优雅情调有别于北方石刻艺术所表现出的粗犷雄风。魏晋南北朝时,石窟造像成为北方石刻的代表作,而能与之比美的南方石刻杰作就是六朝陵墓石刻。


目前,我国六朝陵墓石刻共存有31处,具体为南京10处、江宁9处、句容1处、丹阳11处。其特点是六朝陵墓石刻全部集中在南京及附近,以丹阳遗存最多。同时这31处陵墓石刻又都是南朝宋、齐、梁、陈四个王朝的遗物,所以,我们现在所说的六朝陵墓石刻实际上是指南朝陵墓石刻。句容梁代南康简王萧绩墓石刻为石辟邪和石华表各一对。萧绩墓前石辟邪被专家认为是现存数十件梁代辟邪中最完整,且气魄最为雄伟的。丹阳六朝陵墓石刻是全国仅见的南齐帝王陵墓和梁代帝陵石刻。梁文帝建陵石刻有四对八件,是南朝诸帝陵中石刻遗存最多的一处。此外,石辟邪作蹲踞状,在南朝陵墓石刻中是仅见的一例;足根着地,五爪上张的造型,又是在南朝陵墓石刻中见到的最早实例。丹阳南朝陵墓石刻独具特色,代表了南朝两个王朝雕塑的成就,可以说不到丹阳来考察南朝陵墓石刻就难以体会六朝陵墓石刻的真昧。丹阳南朝陵墓石刻以自身高度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于1988年1月13日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句容梁南康简王萧绩石刻于1996年11月划归丹阳南朝陵墓石刻名下,也跨入了国宝的行列。全国历史文化名城评审委员会副主任郑孝燮考察丹阳时曾说过,丹阳南朝陵墓石刻不但是国宝,而且还是国宝中的精品。道出了丹阳南朝陵墓石刻是中华民族不可多得的优秀文化遗产,也是展示名城镇江六朝风采的重要内容。它的保护与利用关系到镇江的历史文化名城建设。


    六朝陵墓石刻的保护工作主要是预防自然和人为的破坏,同时要及时科学地维修残损的石刻。


改善优化六朝陵墓石刻周围环境是预防自然风化、保护好石刻的最佳对策。良好的环境,可以防止水与空气中二氧化碳、二氧化硫作用形成酸雾、酸雨加剧石刻表面风化剥蚀的损害;还要有效控制在温暖湿润气候下,分泌酸性物质较多的地衣苔类植物的生长,从而避免了由这类植物引发的化学和生物风化造成对石刻的损坏。


    相比之下,人为的破坏比自然风化的破坏更为可怕,稍有放纵,石刻就有毁于一旦之险。历史上因愚昧无知损坏石刻的事例已不鲜见。传为晚清时,有农家妇女行经石刻旁,忽为大风卷入空中,以为石兽作祟,便纠众加以毁损。以致齐宣帝永安陵前的石麒麟现在仅存有身躯而没有头颈;文革中,石刻被一些造反派当作“四旧”来扫除,致使石刻伤痕累累;更有用雷管爆破,将石兽炸得支离破碎。至于用油漆在石刻上涂写标语,在石刻附近放野火等破坏行为也时有发生。因此,必须加强防范,认真执行文物保护法,并建立地方法规,依法严惩破坏六朝陵墓石刻的行为和人员,为六朝陵墓石刻的安全提供法律保证是非常重要的。


    建国以来,国家不断加大保护六朝陵墓石刻的力度。使沉入塘里、湮埋土中的六朝陵墓石刻得以重见天日,并遂一被提升入座,划出保护范围,树立标志石碑,落实专(兼)职保护人员。这些为天长日久的石刻保护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六朝陵墓石刻饱经1400余年沧桑,风化断裂,有的还支离破碎,维修好这些石刻成为当务之急。六朝陵墓石刻的维修须遵循不改变文物原貌的原则,采用化学和机械的手段解决石刻的断裂。对残缺的又没有复原依据的石刻,应维持现状,从结构上予以加固,防止因倒伏或下沉造成对石刻新的损害。对于需要恢复原貌的,必须有可靠的恢复依据和考虑到方案的可行性慎重进行修复。鉴于六朝陵墓石刻是国宝,因此,经专家论证后的石刻维修方案必须报送国家文物局审批同意后方能实施。惟有这样,维修保护六朝陵墓石刻的质量才能得到可靠的保证。


    对石刻人为的保护还表现在强化宣传工作。如拍电影电视,出版大型画册、图片、游览图、研究报告,制作纪念品等,用强有力、有品位的宣传出版工作来促进六朝陵墓石刻保护工作的开展。镇江在这方面有较多的实践,除配合上级部门做好宣传出版工作,还摄制了高质量的电视专题片《丹阳南朝陵墓石刻》,此片从地方一直到中央电视台播映,有力地推动了石刻地保护工作。参编大型画集《六朝艺术》,撰写论文参加国际学术研讨,天禄被丹阳列为市徽等等,多渠道、大范围的宣传,使知晓六朝陵墓石刻的人愈来愈多,并把六朝陵墓石刻的维修与名城建设结合起来。对六朝陵墓石刻的保护意识与责任感得到进一步强化。


随着文明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六朝陵墓石刻已从单体保护迈向规划、开发利用阶段。


    镇江、丹阳于1987年11月和1992年4月,邀请来自北京、上海和本省的数十位文物保护、科技考古和规划等方面的专家聚会丹阳,评审保护六朝陵墓石刻的构想和南朝陵墓区保护规划意见。专家们经认真评审,原则通过了规划意见,并对规划意见提出许多重要建议。科学地拟订综合规划是利用好六朝陵墓石刻的重要前提。还要通过考古资料的积累,不断破译历史信息,来丰富六朝陵墓石刻的文化内涵。六朝陵墓石刻的考古调查始于近代,最早当推清同治莫友芝《金石笔谈》,其中只记有8处。宣统末年张璜《梁代陵墓考》共计南朝各代陵墓14处。1934年,朱希祖、朱锲父子等编印的《六朝陵墓调查报告》等书共记有28处,并纠正了以上调查的一些错误。建国以来,经考古调查在地面有遗迹可考的六朝陵墓共发现有33处。至今陵墓前仍有石刻遗存的为31处。1989年11~12月间,利用GPM(Geomagnetic  Precision  Measurement地球磁场的精密测量技术),对荆林南朝陵区梁武帝修陵等南朝遗址进行探测,结合考古资料印证,对该陵区四座因地表无迹可寻的陵址得到初步确认。对这种技术成果运用其他科技考古手段险证后得到认定,推而广之,再在其他陵区探查湮没地下的六朝陵墓石刻及六朝文化资源,这对保护与利用六朝陵墓石刻是值得去做的非常有意义的工作,经过考古探查,我们揭开了六朝陵墓华表千数百年来不倒之谜。原来是在陵墓华表底座下有由多层回填黄土垒压,遂层夯实的基础;发现的石制瓦垄、瓦当,证实建陵前的一对方型基础上原来都有石制的有屋面的建筑物。丹阳三座南齐帝陵的抢救性发掘也取得可喜的收获:帝陵寝宅服从风水的安排。不一定在石刻夹峙的神道中轴线的终端;神道长短也无定制。资料的不断积累,历史信息的日渐增多,六朝陵墓石刻的文化内涵也随之丰富,为六朝陵墓石刻的利用拓展了广阔的天地。


至于六朝陵墓石刻的开发利用,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建设为教育基地

    六朝陵墓石刻表现出中华民族有创造人间奇迹的想象力和伟大实践,表现出中华民族在传承优秀文化中的创新精神,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镇江市人民政府善抓题材,1994年12月将丹阳南朝陵墓石刻列为镇江市中小学德育教育基地。当然这基地的教育对象远不只是中小学生。通过借古鉴今、古为今用的宣传教育,焕发出人们的爱国精神和致力于当代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情,使石刻的教育功能在社会主义双文明建设中得到充分发挥。


    二、增进中外文化交流

    六朝陵墓石刻既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又是世界文化宝库中的奇珍,慕名前来考察的国内外专家络绎不绝。经粗略统计,外宾来自日本、美国、英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丹麦、古巴、新西兰和柬埔寨等国,涉及亚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中外专家学者可以围绕六朝陵墓石刻这一共同的课题切磋研讨,以丰硕的研究成果来丰富世界文化宝库。可以根据国际文化交流的需要,吸收更多的外宾来实地考察六朝石刻,还可以应友好国家的请求,复制一些六陵陵墓石刻精品走出国门,借以传播中华文化。此外,在互联网上也可设六朝陵墓石刻网页,让国内外学者和研究人员在互联网上发表或获得六朝陵墓石刻的研究成果和信息,领略六朝文化风采。


    三、发展旅游事业

    六朝陵墓石刻应该成为镇江旅游业的王牌之一。旅游是综合性很强的行业,应有整体规划。就六朝陵墓石刻来说,我们应有明确的目标,即通过不懈地努力,继“两汉文化看徐(州)沛(县)”之后,开创“六朝文化看镇(江)丹(阳)”的格局。开发丹阳南朝陵园旅游区是总结历史经验作出的抉择。丹阳南朝陵园旅游区主要包括陵口景点、荆林景区和胡桥景区。陵口是南朝陵墓区入口处,昔日由此通往陵区的萧梁河与大运河交汇,雄峙萧梁河两岸,临运河而立,作为陵墓入口区标志的石麒麟、天禄是丹阳境内最大最秀美的一对。从历史真实出发,也是从效果出发,这对石刻应复位至萧梁河口,使之兼有丹阳南朝陵园旅游区入口标志的功能。荆林景区现有南齐帝陵一座,梁代帝陵三座,四陵比较集中,全国惟一的南朝帝陵石刻群就在这里。由于地处丹阳近郊,专家对这里的保护开发规划已形成了很好的意见,将有力地指导这里的景区建设。胡桥景区是兴建以南齐景帝修安陵为中心的森林公园。齐景帝修安陵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已经国家发掘,陵寝出土文物俱由发掘单位南京博物院收藏。现今鹤仙坳山岗中部的帝陵墓穴尚存,可以利用现代手段原样恢复陵墓。陵墓前510米处的石刻麒麟、天禄比较完整。取材于此的全国惟一的天禄原样复制品,曾于1985年5月随“镇江文物精华展览”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引起轰动效应。中央领导、全国著名文物专家等前来参观时,这件展览中最大的展品得到很高的评价。华罗庚先生高兴地推着轮椅到复制天禄前留影纪念。展览结束后,天禄复制品又移置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通史陈列魏晋南北朝的煞尾部分,单辟小厅,并辅以巨幅陵区图片来烘托气氛,使天禄复制品成为该馆的参观热点。日本NHK电视台也曾为“麒麟从何处来”专题片,专程赴丹阳实地摄影制片,在日本放映宣传。可见六朝陵墓石刻的高品位,利用得好,肯定可以形成旅游业的拳头产品。修安陵环境保护良好,周围岗峦连绵,仙塘湾清泉长流不息。将这里封山育林,再绿化荒山野坡,重现南朝皇陵风貌。在其附近砌建六朝石刻艺术馆,借此增进游人对六朝石刻艺术以及石刻反映出的六朝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的历史状况的了解。大力进行道路建设,增加可进入性。丹阳南朝陵园旅游业应在实施开发利用规划中,边建设,边开放,以开放促建设。同时还要主动接受大中城市的旅游辐射,与他们联手拓展六朝陵墓石刻旅游新局面。还可以针对南朝齐梁萧氏帝王传人分布在世界18个国家和地区,开办萧氏宗亲寻根访祖游;顺应国际学术研讨活动的需要,开办以六朝陵墓石刻为主题的六朝文化学术旅游。在抓好六朝文化旅游硬件设施建设的同时,要着力培养高水平的管理人才,扩大高素质旅游从业队伍,合理设置管理机构,从而不断提高管理水平和服务质量,提高经济效益、社会效应和环境效益。


六朝陵墓石刻的保护与利用,像是车之双轮,鸟之双翼,相互依存,相得益彰,缺一不可。六朝陵墓石刻保护得好,其利用价值就大,社会效益就显著。而六朝陵墓石刻利用得好,则更便于开展对六朝陵墓石刻的保护工作。日本有位学者参观丹阳六朝陵墓石刻,感慨地说:“能亲手摸一摸石刻,我非常幸运,而当六朝陵墓石刻的真正价值被人们认识后,我将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他的话语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在六朝陵墓石刻的保护和利用方面还有大量的工作要认真去做。保护和利用好六朝陵墓石刻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任,责无旁贷。我们要以民族优秀文化来增强民族凝聚力,传承文明,开创未来,让我们共同把握世纪之笔,去谱写名城镇江的新华章。



联系电话:0511-86539029

地址:丹阳市西环路21号

版权所有:丹阳市图书馆    苏ICP备13053140号    技术支持:友程信息

 

客服中心
总部电话
0511-86539029
传真电话
0511-86541129
二维码